於是我說,給你講個故事吧!

文革時期,兩個大學生相愛了,女孩是某位領導的千金,而男孩是農民的兒子。
為了阻斷他們交往,畢業的時候女孩的父親運用職權將男孩調到邊區貧困的地方,女孩知道後和父親斷絕關係毅然地跟了去。
兩個人吃盡苦受盡累,但能相依為命他們仍然覺得值。
有一年中秋,隊裏給每家分了一塊月餅,僅有一塊。
男孩領回家,女孩還沒有放工,男孩實在饞不過,就把月餅一分為二,先把屬於自己的一半吃掉了,望著剩下的一半,男孩想,如果女孩回了家,一定不捨得把半塊都吃了,會再分一半給自己,於是男孩那剩下的一半又掰了一半吃掉了,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男孩把月餅整個吃掉了。

女孩回來興奮地問,是不是分月餅了,男孩很慚愧說是分了,不過都被我吃了。
女孩很傷心,最終因為這塊月餅離開了男孩。

講到最後我說你看很多世俗力量不能摧毀的愛情卻被一塊月餅給擊潰了。

子曰瞪著眼聽我講,我想可能他不明白我為什麼要給他講這些,這與他有何干。
我的心開始搖擺不定,這個連孔融讓梨的道理都不明白的男人讓我對這段戀情產生懷疑。

五月的一天,我去他家,老人不在家,他說想吃炒雞蛋了,我說好,我炒給你吃,我啪啪有一口氣打了八個雞蛋,切點蔥花,放點鹽,加點水,又切了兩根火腿腸,磁啦倒進鍋裏,八個雞蛋炒了一屋子香味,整整盛湯的一大碗。
我端出去給他,我說我下點速食麵我們中午就吃這些了。

我俐落地把速食麵下到鍋裏,興奮地跑出來,以為他會從碗裏舀一大勺雞蛋塞到我嘴裏。
跑到眼前我楞住了,一大碗雞蛋一點都沒了,碗光潔照人,照著我尷尬的臉,而他沒事的樣子,正在看著一本雜誌。

我終於明白了,在他眼裏,只有他自己,他並不是太饞,只是他心裏沒有我,既然他心裏沒有我,我還留下來做什麼呢?

我從鍋裏盛出速食麵,恭敬地放在他面前,我說:子曰,請慢慢享用,以後不用擔心有人會和你搶東西吃,因為,我決定離開你。
我知道子曰他可能想不明白自己錯在哪里,但這又與我何干呢?
我回到家,打了八個雞蛋,攪了自己的淚水,痛快地吃下。
======================================================

不記得電影的名字了, 但一直記得女主角的媽媽跟她說:

〝要嫁的話,要嫁給那個永遠願意為她留最後一口食物的男人。〞

表面上聽起來沒什麼意義,今天看來,就是這道理吧。

而且,人的很多缺點可能都讓人受不了,但絕不會超過「自私」,因為自私是天生的,什麼事情都以自己為優先或唯一,所以他永遠無法感受分享,共享或替別人想的感覺是什麼,就是感覺不到「分享的喜悅」! 無法體會「孔融讓梨」的境界。

他們甚至無法覺悟你是在說他們,只會覺得你囉嗦而已。
自私是改變不了的天性疾病。
====================================
讓家人(尤其自己子女)瞭解 分享的重要,共享或替別人想的感覺是什麼,感受「分享的喜悅」!

blue8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